平民教育普及第一人,吴晓波:最伟大的社会企

 新闻资讯     |      2020-04-02 14:16

1929年,晏阳初携妻子许雅丽和五个子女由上海举家迁往河北定县(今定州)农村定居,创建起第一所平民教育学校,并创办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这一民间社团,带领着一批由乡绅、塾师、教授、艺人、留洋博士组成团队,开始了他改造乡村、建设农村新家园的理想实验。

晏阳初认为:中国农村主要存在“愚、贫、弱、私”四大痼疾,在这一点上他与另一位乡村建设先驱梁漱溟认识一致,中国农村需要的不是阶级斗争,而是文化改造和民族自救。

晏提出整套平民教育理论,其核心就是“四大教育”实践方法,以文艺教育治愚,培养平民知识力;以生计教育治贫,培养生产力;以卫生教育治弱,培养强健力;以公民教育治私,培养团结力。

这实际上是一种大体系的“教育”,是一种从经济、政治、文化、人口素质等诸方面对乡村进行综合治理和彻底改造的社会事业。

尽管以现代社会学的眼光来看,晏阳初对当时中国农村的社会制度性结构认识偏失于简浅,但他这种基于“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朴素信念,却起着最直接最有效的作用,而且他不像其他学者那样坐而论道,而是满腔热忱地亲身投入到这场社会实践运动中去,亲力亲为,受尽折难也丝毫不悔。

短短几年,他就在定县城关创办了两所实验学校和六所示范学校,同时在全县各地办了四百余所平民学校,几乎实现了一村一校的设想。这些学校不仅仅帮助农民读书认字,还结合农村实际,与农民一起讨论农村的改造建设方法。这种运动很受农民欢迎,农民的参与热情很高,这从各地平民学校均由农民自筹经费且自我管理得井井有条就能看出来。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晏阳初因战事迫近而不得不离开河北,受湖南省主席张治中之邀,到长沙继续开展乡村建设和平民教育,不久又转赴重庆,同样在大力推进该运动。在重庆还创建了规模不小的“乡村建设学院”。

他的这种热情和精神,深深打动了同为四川老乡的民生公司老板卢作孚,两人成了好朋友。卢在晏的感染下,个人也投入了大量时间精力财力来帮助晏的工作,且常常陪同晏一道深入到农村实地。

截止到1949年底,晏阳初的乡村建设和平民教育取得了巨大成绩,也受到各方的公正评价和高度赞许。

存萃存之于天地,萃自于人世,谓之存萃。荼蘼正当时,见万千姿态,谓之荼见。九曲处通幽,夷山内采撷,谓之曲水夷山。日出日暮,一杯香茗。润心肝脾胃,慰浮躁灵魂。一抹回甘,倍感妥帖。此程独行人间一场,然茶味伴时光片刻,愿岁月悠长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