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剧《闪光少女》收官,时隔两年结局仍

 新闻资讯     |      2020-01-10 16:53

2017年上映的电影《闪光少女》由于题材小众,导致当时排片率极低,甚至在下架后都没有多大的关注度。在影片上线后,一段民乐与西洋乐斗琴的“高燃”片段将这部作品真正地带到了观众面前,从而被喜爱音乐与二次元的观众奉为“宝藏电影”。

时隔两年,网剧版《闪光少女》上线,与电影同样的设定,讲述了一所音乐中学内,民乐与西洋乐的学生一直互相看不顺眼,小打小闹是常态。一位鬼马少女陈惊暗恋着弹钢琴的王文学长,在表白失败之后,想要组成民乐队从而证明自己的实力。

没想到后面战况越来越激烈,面临着民乐专业即将停止招生的局面,他们决定以斗琴与站上舞台的方式,广泛地向众人散发自己的光芒。“斗琴”与“站上舞台”都是电影中高燃的部分,在网剧里的重新演绎亦不输于影版。

很多观众对于结局中由西洋乐学生扔通行证给民乐学生,让民乐得以进入礼堂进行演奏这一设定感到不太满意。觉得这指代了最终民乐“站上舞台”还是西洋乐施舍的机会汽车按摩坐垫,产生这样的想法说明还没有看懂《闪光少女》想要表达的真正内涵。

《闪光少女》的主线故事就是解决民乐与西洋乐学生之间的矛盾,并让更多观众了解到学习乐器的魅力。在设定中,无论是民乐还是西洋乐的学生都是由于热爱手中的乐器,才走上这条苦练的道路。

相较于电影版中为了制造戏剧冲突,一句招呼都不打就开始的“斗琴”场面。在网剧中加入了解决民乐合奏问题的过程,民乐乐器每一种都可以进行独奏,可没有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很难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赢过有交响乐合奏基础的西洋乐。

陈惊作为民乐队的队长,本着主角光环的使命,发现了“制胜法宝”。这一段剧中的表述其实很有意思,民乐乐器流传千年,最早的音乐旋律本是为了叙述一段故事,音乐其实就是一种可以进行交流的语言。

为了办公室按摩椅让故事发展得更为符合逻辑,这一段磨合的过程必不可少,团队合作的重要性亦由此体现出来。而在真正“斗琴”的回合中,看似你来我往针锋相对,实则西洋乐与民乐从争吵变成了交流。

都是年轻气盛的孩子,谁没有过为了喜爱的事物与对方争得你死我活的过往呢?剧中正是放大了这种民乐与西洋乐学生无法相互理解的情绪,才能挑起“斗琴”的燃点,大家都是在证明自己手中的那把才是最好的乐器。

互相看不顺眼只是由于没有进行过良好的沟通,本来音乐就没有阶级之说。就像来视察的领导所说:

他们敢为自己的爱好去发声,其实并没有什么过错。而用音乐这门语言进行交流之后,他们发现自己手中的乐器都是可以与对方沟通的旋律,多去了解、体谅一些对方,是不是就会出现共赢的局面了呢?

正是在“斗琴”的沟通交流之后,西洋乐与民乐的学生们才会达成真正的共识,决心要一起让民乐按摩椅沙发有机会站上舞台。而此前错过报名机会的民乐团,只能通过使用西洋乐学生的通行证才能有展现自己的机会。

无论是从戏剧冲突设计方面,还是逻辑层面上,这个设定都是没问题的。剧中的时间紧迫,正好有一个操作性比较高的机会可以去展现自己,为什么不去争取呢?《闪光少女》的编剧鲍鲸鲸在制作时的理念就是:

如果没有用音乐与西洋乐学生去交流,那么亦不会有之后站上舞台的机会出现。而民乐学生们表现出来的这股冲劲,让观众相信今后如果有其它更加难以抓住的机会,他们依然会用热情去拼尽全力争取。

剧中选择了西洋乐与民乐合作的方式,来增添戏剧效果与紧张感,更为符合《闪光少女》的理念。这群勇于表达自己的少年们,就算最后没有真正的舞台,他们握着手中的乐器站在哪里,哪里便是会发光的舞台。